質子&桃夭

※最爱青火
※偶尔写bg文
※多半是玛丽苏

【青火】New Word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侥幸。”

【02】

这栋建筑立于横滨海港的黄金地段,四周全是钢化玻璃的电梯逐渐上升,直到视线范围内基本没有可见的建筑,电梯依旧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迹象。                                                    
                                                    

黄濑一边看着站在前方从玻璃门看向外面的红发男人,一边在心里盘索着如何应付在顶楼办公室等着他们的一切。                                                                                                        
                                                    
“叮咚”
                                                    
                                                    
两人走出电梯后,看到的是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走廊。金黄色的牛皮壁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压抑。对面的黑暗仿佛没有尽头,一旦涉入其中,就再也无法置身事外。
                                                    
                                                    
                                                    
黄濑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还是无法适应这个走廊,每次来都感觉心里压抑的喘不过气。就如同有厉鬼在身后掐着他的脖子一般的毛骨悚然。
                                                    
                                                    
                                                   
空旷的大理石走廊上突然回荡着穿着高跟鞋走路特有的脚步声。随着声音愈来愈近,一个极其娇媚的女人出现在转弯处。
                                                  
                                                                                                           
艳丽的发色衬着肤色雪白,平和的面容上嘴角含笑,只是她眼底深处的魅惑一目了然。大红色的衣摆跟着前进的步伐而微微摆动。                                                    
                                                    

这个女人有种蚀骨的危险——黄濑想着,随即把目光投向红发男人的脸上。见他眉头微皱,估计也与自己的想法差不多。
                                                    
                                                    
                                                    
女人也自然看到了他们,她稍稍一愣,随后展开娇艳的笑容,步伐加快,走到二人跟前,朝黄濑微微鞠了一躬,“黄濑大人。”                                                    
                                                    
                                                    
黄濑见女人如此,眉头忽的紧皱,“你认识我?”
                                                    
                                                    
                                                   
女人听后,咯咯直笑,“在整个黑手党里面有谁会不认识三大干部?”目光投向黄濑旁边的红发男人,“这位就是新晋干部——火神大我君?”
                                                    
                                                    
                                                    
“你消息得知的也太快了吧。火神成为干部的事,我连那位都还没告知,你是怎么知道的?”黄濑语气森冷,大有一副不给出解释就杀人灭口的架势。
                                                    
                                                    
                                                    
“小人不才,情报局的速度还是太慢了,要不然那位大人也怎么比我要先知道才对。”女人一副苦恼状,但是面目上依旧风情万种。                                                    
                                                    
                                                    
“宫城玖奈……”黄濑心下一沉。
                                                    
                                                   
                                                    

整个黑手党最麻烦的女人非她莫属。虽然不是干部,但其实际她所拥有的权利却与干部不相上下。而且她对黑手党内所发生的事情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就像身边多了一个难缠的劲敌,杀不死又躲不掉。                                                    
                                                    
                                                    
                                                    
“啊啦啦~黄濑大人终于记起小女子我了。实属荣幸。”宫城玖奈说完,突的凑到火神面前,“啊呀~这似曾相识的能力啊……呵。”语气有那么一瞬间变得阴冷,但她还是微笑着拍了拍火神的肩膀,令火神眉头紧锁,刚想动手却发现不能动弹。                                                                                                         
                                                    
                                                    
“火神大人,今后请多指教!”         
                                                         

【青火】妄想症

『其实我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些什么,很久之前的文了,修改了一下就这样了,没问题的就往下看吧』




【如果削骨可以去除污秽,那么我愿意卸下我这身皮囊,留下这幅骨架做成养料,供你享用。】

——青峰大辉

   当我接到这个工作时我是极其不愿意的,要知道,在这个破地方闲的蛋疼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今天出门一定忘记看黄历了,要不然我怎么会那么倒霉碰到这种事。

就在前几天公司的高层向我们部门下达了一个通知,要我们派人去采访一个才出狱不久的前名人。成功之后,给我们加薪。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要知道,那可是个穷凶极恶的大坏蛋!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去送死呢?所以,至今没有一个人敢接这个任务。


也不知道是哪个坏东西替我写了申请书,要是被我知道了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当然前提是我还有命活着回来。


瞧瞧,瞧瞧这地方。Oh my god!这里垃圾成堆,臭虫满天飞,不远处是一大片灰色的老旧建筑。我捂着口鼻,迟迟不肯踏出一步。


“喂!你是xx公司来的记者吗?”

低沉磁性的男声从我背后传来,我回头一看,男人站在不远处。


瘦削的身形绝对高挑,形状完美的肌肉被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包裹住,那张脸的确算得上英俊。让我觉得惊艳的是他的眼神。靛蓝色的双眼里虽有沉稳,但也掩饰不住他的不羁。我在这里都感觉到了他的气场。啊,多么完美。



很显然,我是视觉动物,在见到他时,我印象中的杀·人·犯,危险生物的标签已经被除去。如果你觉得我很肤浅,但事实就是如此。



“是的。我是Joe。很高兴见到你,青峰先生。”我看着他,愉快的自我介绍。


“哦。你好。”他向我走来。


他的靛蓝色是这里唯一的颜色,他在我面前停住了。青峰挠挠头,看了看我身后的房子,对我说,“我们还是另外找个地方吧。”



“OK。”



我们在一处咖啡厅坐下了,虽然眼前这个是杀·人·犯,好像并没有几个人认识他。好吧,其实他并不是个真正的杀·人·犯,因为被他捅伤的那个人听说还没死。


“你想问点什么?”青峰大辉问我。



我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记者,因为在来之前,我连手稿都没写。


“那就说说你以前的事吧。”我无奈的对他说。


“好吧。”青峰同意了,他说,“你应该知道我以前是个职业球员。”



我点头。随即从身上翻出录音笔。“记得我以前还中二了一段时间,就是中学的时候。”他笑了笑,又继续说,“后来,我考上了一所体育大学,要知道我很喜欢篮球。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人,他叫火神。开始我和他相处的并不好,每次见面就吵架,吵架到一种程度的时候,或许我们会打起来。就连老师都拿我们没办法。”



“照你这么说,你以前也不是什么好学生?”



“但也不能说是坏学生。除了和火神打过架之外,我可从来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冲突。”他耸耸肩,“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对了,他是个篮球笨蛋,只要他一生气,我就提出和他one on one。”



“后来呢?”



“后来?之后的事网上现在不是都可以搜到吗?大学毕业,去了美国奋斗了两年后我加入了NBA,当然,还有他。”他顿了顿,“坐了一年的板凳,还是因为当时的大前锋受了伤不能打球才让我上的场。比赛赢得那天晚上,我和火神做♂爱了。你难道不为此感到惊讶吗?两个大男人什么的。”


“当然不会。”



“好吧,那一场比赛让我一战成名。那个时候年轻气盛,不知道收敛,我拼了命的想上场比赛,因此得罪了很多人。有一回,我腿受伤了,不能上场。是火神代替的我。我很暴躁,火神试图安抚我,似乎没什么用。”青峰歇了口气,继续说,“我腿伤一好,我就立马回去比赛了,可是,队里有了火神这个大前锋,我就只好重新回去坐板凳了。那一段时间,我真的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我居然想让火神受伤下场。”他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愧疚。




“真是够混蛋的。”我的眼神中带有了一些鄙夷。


“好吧,我承认。后来,我的‘愿望 ’真的实现了,火神在一次决赛上受了伤,腿骨骨折。我没有冲上去扶他,那时候我眼里心里都只有比赛。决赛赢了。我很兴奋。”


“那你怎么会杀人呢?”我想了想,还是加上一句,“当然,你有权利不回答我的问题。”
他冲我摆摆手,“喂喂,那次真的是个意外,连累到火神我也不愿意啊。你们要是真的认为我是那也没办法。”

“要比赛前天晚上我和火神吵了一架,原因是他要和我分手。我自然是不同意的,于是摔门就走了。我去了一个酒吧。叫了两个大胸妹子陪我喝酒。谁知道,我的酒里被掺了一点兴奋剂。”



“原来不是你自己主动服用的啊。”我作出恍然大悟状。



“当然不是了!”青峰看了我一眼,“我有实力,为什么还要去吃兴奋剂?那天经纪人对我说我要被禁赛了。我当然接受不了比赛前的常规检查的检查结果。于是我和医疗人员当场争执了起来。我拿了把水果刀,扬言不要我比赛我就解决了你们。啧啧,那个时候我还真是傻。火神上来拉我。我不小心捅到了火神。那个时候我一下子就傻了,你知道吗?”


“的确。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傻眼的。”我点头。

腹部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

“那时我就看着火神的血一直往外冒,怎么也止不住。我想我完了,我不仅仅要失去比赛资格,还要失去火神了。”现在青峰眼里满是懊恼,“我一下子就冲出去了。跑到警察局,自首了。当时,我满手是血,把他们都吓到了。”



“如你所知,后来我坐牢了。判的是故意伤人罪,三年有期徒刑。”



“那当时火神怎么样?”



“大概就是被我插到胃,差点就死了。”青峰说着,眼里有些泪花闪烁。



接下来的时间,青峰大辉一直沉默不语。天已经黑了下来,我想我该回去了。


“谢谢你。青峰先生。”



我向他鞠躬。



“啊。不用了。”他摆摆手,站起身来,“我也该回家了。再见。”



我看着他的背影融入黑夜,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录音笔。


青峰大辉没有回那个老房区,而是打车去了郊区。


“我回来了。”青峰一边脱着鞋,一边向屋内的人喊道。


“大辉,你回来了。去洗手,马上吃饭。”红黑头发的男人与青峰身形不相上下,他端着盘子走出厨房。 卷着的裤脚还沾了点灰尘,许是才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清理。

“好。”青峰走到男人身边,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你干嘛啊。”火神脸颊稍稍有些红,对于青峰突然的柔情。


“谢谢你愿意等我,大我。”青峰抱着他不松手,火神有点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低头问道,“在说什么啊?笨蛋!”



“知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青峰把埋头在火神颈间的头抬起来。



“我当然知道。生日快乐!大辉。”火神笑,然后以吻回应。


桌子上放着的录音笔还在发出蓝色的闪光。

-end

【青火】New Word

架空/虐恋/长篇

“你相信命运吗?”

【01】

真是一个神秘的男人。

黄濑凉太不止一次的对现在只留了个背影给他的红发男人表现出感叹。

灰色的墙壁上坑坑洼洼,大多数都是枪弹打伤的痕迹,显然这里刚刚才经历过一场规模不小的火拼。身后成堆的尸体再一次表明了他俩的身份。路过的人群都面无表情的用手掩捂口鼻,匆匆离去的脚步隐藏不了的是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惊慌恐惧。

这里是商业区。

“嘘~~”

轻佻的口哨在这片灰色地带响起,黄濑看着过往的行人,神色冷漠。转过头,刚刚的红发男人早已不见身影。

“什么嘛,居然不等我~”黄濑撅起嘴,一个人自言自语抱怨着。随后,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嘛~算了。”

这片灰色空间唯一的金黄色随着黄濑的离去恢复到它原有的死寂。

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经过了这里并没有做出任何施救的举动,也就只是看了几眼,叹了口气,匆匆离开。像是死去的孤魂跟在身后,莫名的发冷……

【森罗万象】

·

警署——

“快!快!西区商业街发生命案!!”

“死伤人数一百四十五人!全部死于枪击!!”

“马上请求支援!!”

闹市死人的事情立马传到了警署总局,局里上下来去匆匆,只有一个男人坐在电脑面前紧皱眉头岿然不动。

“喂喂~青峰君~出了那么大的事,青峰君的反应太不正常了哒~”

“……”

“喂喂~青峰君~你怎么不理我哒~”

“你一天到晚哒哒哒的烦不烦啊!!”男人眉头皱得更紧,脸色黑的出奇,不耐烦的看着面前闹腾不止的人。

“啊啦~青峰君生气了哒~”说话的人用手摇晃摆弄着身上的警官证,就算青峰态度如此恶劣,他的脸上依然是那副欠打的笑容。

他突然趴在青峰的办公桌上,欲看向青峰电脑上正打开的网页。“呐呐——青峰君刚刚在看什么呢哒?”

青峰把电脑一关,“啪”的一声吓了男人一跳,青峰瞅了瞅他的证件上的名字,随即对上他的双眼。“矢上野,你和今吉哥是兄弟吗?”怎么都那么欠打?!

“怎么会哒?”看着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的矢上野,青峰脑海里闪现今吉的脸,浑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他连忙站起来把矢上野轻推到一旁,“好了,我还有事去找今吉哥,你先去忙吧。”

“好的哒~”

矢上野看着青峰走进今吉的办公室,脸上的笑意更深。

——————————————————————————

“哎呀呀,青峰君怎么过来了,不是说过不会进我的办公室吗?”长桌那边的男人笑意狡黠,就像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啧。”青峰的表情有些懊恼,许是想到了刚进警署的‘天真烂漫’。收起情绪,青峰大辉“啪”的一声双手撑桌,脸上的表情委实是不可描述。

“你不能插手这件事。”

“为什么?”今吉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

“你知道的吧,这么明显的作案手法你应该知道是谁做的吧!能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杀人也只有他们做的出来!”

“可是青峰君,这件事我已经通报了特务局了,黑手党的存在不能再放任不管了。”今吉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神情高深莫测,“还有,这次你可以选择退出,我不会用什么来要挟你非做不可。”

“啧!”青峰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耐了,压低嗓音用几乎快要喷发的愤怒对着今吉吼道,“那可是黑手党!没有人会活着离开!你们会死的……”

“青峰君你怕死吗?”

被今吉的反问打断,青峰沉默了,然后什么都没说,掉头就走。

【我不会死的。永远不会……】

TBC.

那个女人

#半夜深井冰系列#

我再一次的看到了那个女人,她依旧穿着那身红裙,宽大的蝴蝶结勒出细瘦的腰杆仿佛风一吹就会马上折断。

苍白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唯一与往常不一样的是她向我走来,朝我搭话。


“白小姐,我刚刚看到了你的男友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声音不大,但我听得很清楚。


“我昨天就和他分手了。”


“是吗……”她沉默了,随后离开了这里,搭上了不知道是谁的车……


【她是个妓女,她不干净,不要和她说话……】


自从我搬来这里,这是我听到有关她的最多一句话。


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我也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她的其他有关于身份的任何事情。


大多数人都在猜测,或许是她的某个恩客住在这里,所以我才会经常看到她。


为什么有人说她是个妓女呢?或许是小区里的人经常看到她坐上不同的豪车吧。


大概是……羡慕嫉妒恨?


在这件事过去两天,有人对我说那个女人死了。


她死在了她家的床上。在她身上仍然穿着那身红裙……



或许我们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在高级小区有一套房子的她,却常常坐上了通往别人房子的车。


我确实沉默了许久,或许我们之间毫无交际,我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


她的葬礼我去了,在前男友跟我提出复合我拒绝了的第二天。


葬礼结束后,我依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后来我搬走了。


在这些年里,我陆陆续续的听到过许多关于那个女人的消息。


她以前的确是个妓女,只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肉体而满足精神的愉悦。大概是这么多年就这么过来了,突然不做这行的她在深夜里没了别一个人的温度,通常也会寂寞的吧……


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很诗意,很好听的名字。

枳子……

【黄笠】奈何


#狐妖黄濑×人类笠松#

#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2】

世上本无妖,只不过是活到尽头自然便成了妖。


黄濑凉太从有记忆开始,他便一直生活在那与世隔绝的忘尘谷内,外世的一切他都毫不知情。


这次来到尘世却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灰崎祥吾喜欢上了一个凡世的女人,因此沾染了风尘而惹怒了那位。他是来追杀灰崎的,却不料半途中了灰崎的诡计,受了重伤。


却意外的被这个凡人捡了回来。


黄濑看着熟睡的笠松,不知道再想些什么,琥珀色的眸里流转着无尽的冷光。冷哼了一声,就像来时的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笠松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坐在床上看着未关紧的窗户。难怪昨晚有点冷,笠松搓了搓手臂,起身下床。


走到客厅,他突然想起来,昨天被他捡回来的那个小孩。

笠松踱步走到客房,打开了房门,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小孩子。想起昨晚折腾到大半夜温度也没有降下去的迹象,一个成年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是一个小孩了。他突然想到昨晚森山发来的邮件和在小孩头上一瞬瞥见的一对类似于狐狸的耳朵。

虽然黄濑的妖力暂时被封,但是笠松的到来他早已知晓,默不作声的等待着笠松开口。可是这个凡人却异常冷静的可怕?


“你是妖吗?”


黄濑挑眉,这个凡人倒是有趣的很。下定心思决定吓吓笠松的黄濑故意压低嗓音,桃花眼微眯,释放出了一点点威压,“是啊,你怕我吗?”


在笠松眼里,黄濑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一个小屁孩故作成熟的在对他挤眉弄眼,这让笠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不逗你了,既然你是妖怪那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把房租付了你可以走了。”笠松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只剩黄濑在房间里不知所措。喂喂,等等,他不害怕吗?他可是狐仙大人诶,还要让他付房租是什么鬼东西啊?

黄濑转头看到在墙上挂着的一面镜子,里面倒映着他此时的身影。


“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变成小孩了!!!”

【黄笠】奈何

#狐妖黄濑×人类笠松#
#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01】

笠松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在想好友森川在放学前跟他说的有些神经兮兮的话语。



『狮子座会在今天遇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笠松你要小心点!』




虽然事后也是被笠松狠狠的吐槽作为结局,但是森山意外的没有反驳,一脸严肃的走开了。




虽说森山平时爱说一些冷笑话供他们吐槽,但是像今天如此奇怪的神态,还是笠松第一次见到。



嘛,算了,就当是一次恶作剧吧。



“滴滴滴……”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是森山发来的邮件。



还没来得及打开看,笠松就差点被地上的一坨未知给绊倒。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他定睛一看,目测大概是一件成人式的和式服装,金色的绸缎上用奶白色的丝线勾勒出不知名的图案却精美异常。



自家母亲平时就爱和服的文化,自己多少也被熏陶的要懂一些,眼前这衣饰不需要入手就可以知道绝非凡物。




也不知道是哪家人那么心大把它丢在路边。笠松有些无奈,还是把它交给警察比较好一点。



还没来得及弯腰,衣服里微微有些动静。里面还有东西?该不会是老鼠吧?笠松的动作顿了顿,眨了眨眼睛。



动静稍稍大了些,衣服里露出了一缕金黄色。



原来是一个小孩子啊。等等,小孩子!那刚刚是被他狠狠的踢了一下吧,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笠松就着衣裳把小孩子抱起来,他在这时候看到了他的面貌。



金黄色的头发下紧闭着一双眼睛,精致的小脸肉嘟嘟的,却红的有些不正常,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笠松抬手探了探小孩子的额头。



好烫啊!是发烧了吗?笠松有些担心,这个时候大街上除了自己都没人了。



看来只好先把他带回自己家了,等烧退了再把他交给警察吧。



“滴滴滴……”



森山又发了一条邮件。


笠松一只手抱着小孩,一只手点开邮件看:


『这世界上是有妖的。』



什么意思?!笠松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森山发的什么鬼邮件?!还有一封未读笠松也不想看了,因为他突然看到怀里的小孩的头上有一双兽耳。

青黄党和火黑党就不要看了。谢谢

纯属吐槽而已。。。

青火真的有那么难以接受吗?我萌我的青火,有cp洁癖的青黄党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你有cp洁癖不代表别人也有,什么叫连续拆两个cp?青黄和火黑就是官配?那就不能组别的吗?最近都被搞得烦烦的。记得看黑篮第一个喜欢上的cp就是青黄,现在。。。呵呵
火黑虽然互动很多,但真的萌不起来。
 
                                                

【青火】梦想和现实哪一个会先死去

※二战梗    短篇
※不虐 一点都不虐
※文笔渣 不喜勿进  

青峰大辉会和火神大我做爱完全是在很自然而然的情况下发生的。也许没有发生战争,青峰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对这个身形与他相近的男人会如此的痴迷。

事后,火神看着青峰烧着从一个将宫那里捎来的卷烟一言不发。

“在想什么?”青峰看着手上燃着的烟,任由它的灰掉在裤子上烧出一个小洞。

“我在想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发生战争就好了。”火神转过头去,望着窗外乌烟瘴气的天空。

“嗤。”青峰掐灭了手上已燃到尽头的卷烟,“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战争的话,那我们当兵还有意思吗?”

“如果连梦想都没了,那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那你说,梦想和现实哪一个会先死去?”青峰靛蓝的双眼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火神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青峰,“再说什么傻话?蠢峰大辉!”

青峰只是摇摇头,意外没有反驳,只是说了一句没什么。

几日后,英、法、美向日开战,青峰大辉作为佐官自然要和军队冲向前线。火神大我因为一次小规模突袭而伤了左腿,被青峰强制分配在后营。

而青峰临走前塞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信封在火神手里,他对火神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就离开这里。替我好好活下去!”

“开什么玩笑。青峰大辉!”那是他们认识那么多年,火神头次发火。

战争一旦打响,这所带来的后果是不可估计的,在一次给前线补给资源的途中,火神大我和其他补给人员意外遇到了地雷。

在昏迷前,火神突然想起青峰那天所说的话。

“梦想和现实哪一个会先死去?”

这个答案火神也不想知道了,他只知道火神大我的世界里如果没了青峰大辉,他就会死。

待火神醒来时,战争的火焰已经熄灭。他不知道他究竟昏迷了多久,他只知道战争停止了,青峰大辉也许回来了。

“你脸上的纱布都还没拆,你还想去哪?”绿头发的医生从帐篷在走进来,见到火神,脸上微妙的透露着一丝不忍。

“绿间,战争是那一方赢了?青峰呢?他回来没有?”火神的眼眸中想得到答案的希冀让绿间真太郎没有办法说谎。

“日本投降了……本来他是可以回来的。”绿间不忍去看火神的表情,背过身去,告诉了他在昏迷期间所发生的事情。

……

一到晚上,火神的眼睛看东西就有一些模糊,也许是地雷爆炸伤到了哪里。此时的火神开着灯正看着绿间真太郎给他的,青峰嘱咐给绿间要交给他的信。

至于青峰大辉上回给他的信封,早就不知道遗失在哪个地方了。

“本来他是可以回来的,但是知道你们补给途中遇到地雷,他一下子就慌了,却没想到在途中遇到伏击。我从没见过那样子的青峰,他真的很在乎你。”

火神一边回想着绿间的话,一边看着青峰写的信。

信纸上面写着,“大我,你没事吧!我想也没什么事,能配得上我青峰大辉的男人肯定也差不到哪去。我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我……我从来没有那样心慌的感觉。啧,我在说什么啊!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那句什么梦想和现实什么的,哎呀,反正不管是梦想还是现实哪一个先死都好。只要我身边有你我都无所谓!不过,大我,我那句好好替我活下去的话说的可是很认真的。如果我死了,你也不准死!好了,我不说了!我会把信交给绿间,如果我见着你了,那我这封信你也见不着了。因为这里面的话,我想亲口和你说。

by青峰”

……

战后重建的工作正在继续,上面派下来的人在登记战争后幸存者的名字。

田村是个新兵,他看着排队登记的那些经历过战争的人们,一个个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田村的心里的敬仰油然而生。其中让他最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走路有些跛,戴着一副劣质的黑框眼镜的红发男人。他看起来有些面熟,但田村一时想不起来他是谁。男人脸上的痕迹很明显受过很严重的烫伤。

“您的名字是……”

“我叫青峰大辉。”红发男人如此说道。一双红眸好像在怀念着什么。

我会活下去,以你的名义,好好活下去……

【青火】现实

※大概ooc了 结局be 不喜勿进
※如题是现实向,真心取名废
※嗯……就这样……

今天的天气算不上太好,原本还有点太阳的天空霎时乌云密布,渐渐下起了大雨。在这个时候出门的桃井不得不返回屋内,拿了一把雨伞。

桃井在路上遇到了黑子,他撑着一把如他发色同一颜色的雨伞,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阿哲也是去阿大哪里吗?”

“嗯。一起吧。”

沉闷的气氛在二人周围遍布,过了好一会儿,黑子开口打破了沉寂。

“青峰君还是那个样子吗?”

“嗯。”桃井一只手撑着伞,用另一只手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回耳后,“我已经有很多天没见他出个门了。平时也是那个样子,我说的话他都没听进去。就好像已经把自己关在他一个人的世界了。”

“我们作为朋友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能靠青峰君自己了。”黑子安慰桃井,紧锁的眉头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嗯。”在这种情况下,桃井什么都做不了,只好赞同了黑子的说法。风再次将桃井的长发吹乱,遮挡住了她泛着泪花的眼睛。

两人到达青峰的住所,桃井先是敲了敲门,见没人回应,就用之前青峰放在她那里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咳咳咳……”门一打开,呛人的烟味瞬间扑面而来,黑子和桃井二人掩住口鼻,进了屋。

一打开客厅的灯,就发现地面上杂乱无章,而他们所担心的人——青峰大辉先生正靠着沙发坐在地上抽着烟,而他的周围到处都是散落的啤酒罐和烟蒂。见两人到来,也只是抬起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拿起刚开的啤酒灌了一大口。

黑子见不过,冲上去就利落的给了他一拳。桃井后退了一步,掩面而泣。

他拉起青峰的衣襟,大声呵斥,“你以为你这样颓废下去火神君就会回来了吗?你错了!就算因此你进了医院,火神君那边也不会有半点消息!你醒醒吧!面对现实吧!”

听到黑子口中的名字,青峰一下变得暴躁,他用力推开黑子,声音极大语气极冷,“他就是个懦夫!他连和我在一起的勇气都没有!为了他颓废,呵。他不配!”下巴的胡渣清楚的反映了青峰的口不对心。

被青峰的大力推到一边的黑子,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就听到青峰的言论,黑子也愤怒了。他没有在上去给青峰一拳已经是在极力忍耐了,黑子冷冷的开口,“你一点都不理解火神君。他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他比任何人都要重视感情,和你在一起之后,身边的流言蜚语那么多,他都一点不在乎。你的父母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他也忍过。难道他就好受吗?你只在乎你自己的感受,你想过火神君吗?他处于什么样的立场你知道吗?”

黑子大概把他这辈子的话全说开来了,青峰一愣,原本挺直的腰又弯了回去。黑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走到桃井身边,安抚着正在抽泣得不行的女孩。将桃井手里的便当放在地上(反正也没地方了),“我们走吧 。”

二人临走前,黑子对还在愣神的青峰留下一句话,“接受现实吧!青峰君。”

听到这句话的青峰顿时想起了那天的火神。

头天晚上还相安无事的火神大我,在第二天就说出了分开这样的话语。一时间头脑没反应过来的青峰还傻傻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大辉,你父母的愿望是让你找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结婚生子,而不是让你和一个身形与你相差无几的男人混在一起。是!我自小在美国长大,受到的是开放式的教育。在美国,同性可以结婚,我是不在乎!可是你呢,你在日本长大,你的父母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拥有正常的人生,这并没有错。难道你还要冒着和他们断绝关系的风险只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吗?青峰,这就是现实,我们接受现实吧。”

于是当天火神拖着行李箱离开了他们住了好久好久的家,独自去了美国。他们再也没有联系了,青峰大辉的世界里那个有着红黑色头发拥有着惊人食量的男人再也找不到了。

……

火神再次回到日本时,是他满30岁的一个晴天。他只告诉了如今还在联系的好友——黑子哲也。在这之前,黑子跟他发了一份邮件,上面写着他们的近况,以及青峰快要结婚的消息。

他当时只是一愣,心里有些轻微的波动,他回复了黑子邮件,并告诉了他,他即将要回日本的消息。

很久没回日本,家里除了家具没有任何物品,火神决定去一趟商场。

结果他在那家商场遇到了青峰。

青峰没有看到他,他正在认真的和一个小腹微凸年轻的女人挑选婴儿用品。火神没带相机,于是用手机拍下了这一画面后,离开了这里。

青峰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看却发现并没有人,笑笑自己想多了。

“大辉,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女人拿起一款纸尿布,仔细问着。青峰宠溺的笑着摸了摸女人红色的头发,“你觉得好就好。”

晚上青峰回到家拿着没电的手机充电,开机后,显示了一条来自火神大我的信息。他只是一愣,点开看后,是一张他在和未婚妻挑选东西时的照片。下面附着一句话,青峰还没来得及看,奈奈子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大辉帮我拿一块毛巾……”

“好,马上就来。”青峰大辉转身离开。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显示着火神发过来的一句话。

“新娘很美,恭喜你。”

青火夫夫日常二三事 4

【五】
“叮铃铃——”

随着闹钟疯狂的响起,被窝里的人顿时有了动静。长长的手臂打掉了烦人的东西,然后就缩了回去,恢复了平静。

火神是被热醒的。

他睁开眼,看到自家恋人放大的黑脸。火神动了动身体,果然,自己已经被青峰像八爪鱼一样给缠的死死的了。“青峰,你先放开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谁知道听到这话,青峰还缠得更死了。

“……”

“咚!”火神一脚把青峰踹下了床,“你这个蠢峰!”被踹到地上的青峰揉了揉眼睛,“干什么啊!笨神!”发完牢骚后,青峰又厚颜无耻的爬上了床。

火神此时已经去梳洗,卫生间里传出窸窸窣窣的水流声。

搞了那么一出,青峰是彻底没了睡意。他赤裸着上半身靠在床头翻阅着小麻衣的写真集。

过了一会儿,火神从卫生间里出来,拿了条暗红色的领带在穿衣镜前打着。他瞅了瞅镜子里面的青峰,询问着,“青峰,我出差的这几天你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有问题。”青峰放下写真集,开口道。一本正经的模样让火神侧目。

“没有你我会死的。”青峰难得说这么肉麻的话,火神脸一红,刚想告诉他,他也是如此。谁知道下一秒,火神就看到青峰一脸邪笑,“欲火焚身而死。”

“……”

“啊!笨神!你干什么!痛痛痛痛……”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