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子&桃夭

※最爱青火
※偶尔写bg文
※多半是玛丽苏

【青火】妄想症

『其实我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些什么,很久之前的文了,修改了一下就这样了,没问题的就往下看吧』




【如果削骨可以去除污秽,那么我愿意卸下我这身皮囊,留下这幅骨架做成养料,供你享用。】

——青峰大辉

   当我接到这个工作时我是极其不愿意的,要知道,在这个破地方闲的蛋疼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今天出门一定忘记看黄历了,要不然我怎么会那么倒霉碰到这种事。

就在前几天公司的高层向我们部门下达了一个通知,要我们派人去采访一个才出狱不久的前名人。成功之后,给我们加薪。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要知道,那可是个穷凶极恶的大坏蛋!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去送死呢?所以,至今没有一个人敢接这个任务。


也不知道是哪个坏东西替我写了申请书,要是被我知道了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当然前提是我还有命活着回来。


瞧瞧,瞧瞧这地方。Oh my god!这里垃圾成堆,臭虫满天飞,不远处是一大片灰色的老旧建筑。我捂着口鼻,迟迟不肯踏出一步。


“喂!你是xx公司来的记者吗?”

低沉磁性的男声从我背后传来,我回头一看,男人站在不远处。


瘦削的身形绝对高挑,形状完美的肌肉被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包裹住,那张脸的确算得上英俊。让我觉得惊艳的是他的眼神。靛蓝色的双眼里虽有沉稳,但也掩饰不住他的不羁。我在这里都感觉到了他的气场。啊,多么完美。



很显然,我是视觉动物,在见到他时,我印象中的杀·人·犯,危险生物的标签已经被除去。如果你觉得我很肤浅,但事实就是如此。



“是的。我是Joe。很高兴见到你,青峰先生。”我看着他,愉快的自我介绍。


“哦。你好。”他向我走来。


他的靛蓝色是这里唯一的颜色,他在我面前停住了。青峰挠挠头,看了看我身后的房子,对我说,“我们还是另外找个地方吧。”



“OK。”



我们在一处咖啡厅坐下了,虽然眼前这个是杀·人·犯,好像并没有几个人认识他。好吧,其实他并不是个真正的杀·人·犯,因为被他捅伤的那个人听说还没死。


“你想问点什么?”青峰大辉问我。



我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记者,因为在来之前,我连手稿都没写。


“那就说说你以前的事吧。”我无奈的对他说。


“好吧。”青峰同意了,他说,“你应该知道我以前是个职业球员。”



我点头。随即从身上翻出录音笔。“记得我以前还中二了一段时间,就是中学的时候。”他笑了笑,又继续说,“后来,我考上了一所体育大学,要知道我很喜欢篮球。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人,他叫火神。开始我和他相处的并不好,每次见面就吵架,吵架到一种程度的时候,或许我们会打起来。就连老师都拿我们没办法。”



“照你这么说,你以前也不是什么好学生?”



“但也不能说是坏学生。除了和火神打过架之外,我可从来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冲突。”他耸耸肩,“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对了,他是个篮球笨蛋,只要他一生气,我就提出和他one on one。”



“后来呢?”



“后来?之后的事网上现在不是都可以搜到吗?大学毕业,去了美国奋斗了两年后我加入了NBA,当然,还有他。”他顿了顿,“坐了一年的板凳,还是因为当时的大前锋受了伤不能打球才让我上的场。比赛赢得那天晚上,我和火神做♂爱了。你难道不为此感到惊讶吗?两个大男人什么的。”


“当然不会。”



“好吧,那一场比赛让我一战成名。那个时候年轻气盛,不知道收敛,我拼了命的想上场比赛,因此得罪了很多人。有一回,我腿受伤了,不能上场。是火神代替的我。我很暴躁,火神试图安抚我,似乎没什么用。”青峰歇了口气,继续说,“我腿伤一好,我就立马回去比赛了,可是,队里有了火神这个大前锋,我就只好重新回去坐板凳了。那一段时间,我真的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我居然想让火神受伤下场。”他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愧疚。




“真是够混蛋的。”我的眼神中带有了一些鄙夷。


“好吧,我承认。后来,我的‘愿望 ’真的实现了,火神在一次决赛上受了伤,腿骨骨折。我没有冲上去扶他,那时候我眼里心里都只有比赛。决赛赢了。我很兴奋。”


“那你怎么会杀人呢?”我想了想,还是加上一句,“当然,你有权利不回答我的问题。”
他冲我摆摆手,“喂喂,那次真的是个意外,连累到火神我也不愿意啊。你们要是真的认为我是那也没办法。”

“要比赛前天晚上我和火神吵了一架,原因是他要和我分手。我自然是不同意的,于是摔门就走了。我去了一个酒吧。叫了两个大胸妹子陪我喝酒。谁知道,我的酒里被掺了一点兴奋剂。”



“原来不是你自己主动服用的啊。”我作出恍然大悟状。



“当然不是了!”青峰看了我一眼,“我有实力,为什么还要去吃兴奋剂?那天经纪人对我说我要被禁赛了。我当然接受不了比赛前的常规检查的检查结果。于是我和医疗人员当场争执了起来。我拿了把水果刀,扬言不要我比赛我就解决了你们。啧啧,那个时候我还真是傻。火神上来拉我。我不小心捅到了火神。那个时候我一下子就傻了,你知道吗?”


“的确。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傻眼的。”我点头。

腹部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

“那时我就看着火神的血一直往外冒,怎么也止不住。我想我完了,我不仅仅要失去比赛资格,还要失去火神了。”现在青峰眼里满是懊恼,“我一下子就冲出去了。跑到警察局,自首了。当时,我满手是血,把他们都吓到了。”



“如你所知,后来我坐牢了。判的是故意伤人罪,三年有期徒刑。”



“那当时火神怎么样?”



“大概就是被我插到胃,差点就死了。”青峰说着,眼里有些泪花闪烁。



接下来的时间,青峰大辉一直沉默不语。天已经黑了下来,我想我该回去了。


“谢谢你。青峰先生。”



我向他鞠躬。



“啊。不用了。”他摆摆手,站起身来,“我也该回家了。再见。”



我看着他的背影融入黑夜,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录音笔。


青峰大辉没有回那个老房区,而是打车去了郊区。


“我回来了。”青峰一边脱着鞋,一边向屋内的人喊道。


“大辉,你回来了。去洗手,马上吃饭。”红黑头发的男人与青峰身形不相上下,他端着盘子走出厨房。 卷着的裤脚还沾了点灰尘,许是才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清理。

“好。”青峰走到男人身边,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你干嘛啊。”火神脸颊稍稍有些红,对于青峰突然的柔情。


“谢谢你愿意等我,大我。”青峰抱着他不松手,火神有点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低头问道,“在说什么啊?笨蛋!”



“知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青峰把埋头在火神颈间的头抬起来。



“我当然知道。生日快乐!大辉。”火神笑,然后以吻回应。


桌子上放着的录音笔还在发出蓝色的闪光。

-end

评论(8)

热度(15)